猶記得兩年前,第一次參加實驗室Group Meeting,然後對學長姐報的內容不甚了解。開學後,漸漸發覺新竹沒甚麼特別的地方,甚至後來開始對新竹產生一種...討厭的感覺,動不動就嫌它的不好、學校壓力多大等等的。而今天,開著我家的破bubu,卻流著眼淚離開這地方...(其實是真的有點不捨...)

對於課業上面,我相信多少是有進步,且深信我碩一光修課寫的程式量,就遠遠超過我大學四年所有寫過的內容。除此之外,也擔任了大一程設的助教,認識了一大堆超強厲害的學弟妹。至於研究,說實在,我覺得我運氣還不錯,最早有博班學長幫忙,後來雖然學長畢業了,但這些幫忙都是我現在能畢業的研究雛型!

但讓我最不捨的,是實驗室的同學。因為原本看似順利的研究,到五月中旬後開始出現危機,搞到我其實精神有點崩潰,常常為一點小事就相當不高興。但實驗室的同學都會安慰我,帶我出去玩,甚至忍受我的無理取鬧。當然,雖然畢業的拖延仍然讓我有些損失,但還是化險為夷,救回研發替代役這最大的項目。

而今天中午,其實沒邀甚麼人,只想跟一兩位同學吃完在新竹的最後一餐,但學弟們都很主動地參加,為我餞別,其實內心已經相當的感動。最後回到實驗室後,小黑還陪我走到停車場,而我開車送他回系館前,他說:「我只會對阿雅說感性的話,但我還是要恭喜你順利完成人生這階段,並希望你在之後的階段也能很順利」。這句話,讓我整個不捨的情緒控制不了,哭了出來...我只能拍拍他,用哽咽的聲音說謝謝,其他事情也都做不了...

說實在,我真的很想親口告訴小黑,讓他知道我對他的感謝。由於我沒有兄弟姊妹,在平輩間幾近沒有像家人般的關心,但他對我的關心,就如同親兄弟一般。當我心情不好時,陪我講話,甚至陪我走回宿舍。雖然也有為了自己的堅持而摩擦,但後來他讓我感受到不願計較、一笑置之的感覺,而這點真的是我需要向他多學習的地方。

如今我離開了這群夥伴,多少會擔心害怕進了社會,有多少人能像對待這群朋友般,「想說甚麼就說甚麼」。而且說實在,我自己都感覺沒有準備好進社會就是了。但...人生不都是這樣,常常都要硬著頭皮走下去,只能從中試圖找到快樂的泉源。

總而言之,感謝這兩年在新竹所碰到的人事物,成為我這階段的回憶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effreyj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